《建党伟业》首页

第5章

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或许,赵尔丰本来倒是愿意卖他们一个好的,可是随着学生罢课、工人罢工、商人罢市的“三罢浪潮”席卷整个四川,随着蒲殿俊等人失去了对事态的控制,起了杀心的赵尔丰哪里还会顾得上他们的死活。

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“三罢浪潮”的发起人正是蒲殿俊他们。

却说8月24号这一天。成都川汉铁路总公司内,保路会众人正在集会,忽然,从外面跑进一个会员,他激动的挥舞着手中的一份电报嘶声喊道:“不得了啦,刚接到武昌分公司的电报,朝廷派端方强抢宜昌董事局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本来秩序井然的会场登时乱成一片,众人纷纷争阅电报,而在确认了电文内容以后,所有人无不火烧眉毛一般跳了起来,几百人几乎同时哄叫起来:“朝廷要硬抢铁路了!要打四川了,大家都要死了!还做什么生意?罢市!罢市!”

蒲殿俊等人在主持过赵尔丰的入川欢迎会后,这段时间所思所行,都是为了弥补和当局的关系。然而,他们有意文明争路,清廷却不肯给他们这个机会。

众人传阅过电文以后,群情激动,文明争路看来是不会管什么用了,要想有实效,还不得不另想门路,于是便同意了大部分人的决定,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。

最后通过决议,决定即日起开始全市罢市、罢课、罢工,势必与朝廷抗争到底。

四川的保路运动并不是孤立的,因为早在6月10号,广东就召开了万人规模的粤汉铁路股东大会。大会明确通过保路宗旨:“万众一心,保持商办之局。”

大会结束后,广东保路会人致电湖南、湖北、四川各省,称:“铁路国有,失信天下。粤路于十日议决,一致反对。”

不过,或许是因为朝廷首先拿四川开刀,保路运动在四川达到了高 潮。

8月27日,四川荣县旭阳镇的一幢房屋内,三个男子围坐着一张桌子侃侃而谈,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的,是毫不掩饰的兴奋之色。

一个长条脸约30岁左右的青年正在说话,他满脸红光地讲:“太好了,如此好的形势,正是天助我等,我觉得可以提前起事!现在‘三罢浪潮’已经席卷全川,是我们革命党人站出来领导群众的时候了。朝廷压迫得越厉害,民间反抗力量必然越大。”

三人当中,年龄最长的是长着一张圆脸,大约40岁左右的稳重男子。

他也是三人中眼神最为犀利的,他接口道:“树人说得对,这时候确实是举事良机。”转过头来,看着另外一个男子,他说道:“子骧,你立刻联系一下哥老会的秦载赓和张达三,把我们的意思转达过去。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这次机会把握好了,我们完全可以在四川打开革命斗争的新局面。”

字为树人的,就是吴玉章,乃是中共早期党员之一,而现在的他则是同盟会会员。

字为子骧的,名叫王天杰,和吴玉章以及年龄最长的龙鸣剑同为同盟会会员。

三人加入同盟会以后,长期在四川开展革命宣传工作,而荣县,则是在他们的努力下革命形势发展最好的。早在这个月月初,感受到川人保路运动的热情,他们意识到这正是推翻清廷统治最佳的时机,于是特邀一向与清政府做对的哥老会领袖秦载赓、罗梓舟和张达三等人在资中罗泉井召开秘密会议,决定借保路运动这股风潮组建“保路同志军”,将保路运动推进为推翻清廷暴政的革命运动。

秘密会议上,他们推举秦载赓还有张达三分任川东南和川西北的起义领导人,并决定在新津和华阳各设保路军总部,以策划起义。

自那一天以后,他们就在秘密活动,努力壮大起义队伍,而在王天杰和龙鸣剑的努力下,荣县革命党人现在已经拥有了规模在千人左右的武装队伍。

起义的硬件条件已经完备了。

眼见为之奋斗多年的事业有了成功的希望,王天杰同样心情亢奋,他说道:“我已经和秦载赓还有张达三联络过了,他们现在正在紧密筹备起义事宜。只待更好的时机出现,他们便会立刻竖起反清大旗!”

“更好的时机——应该就在眼前了,清廷让赵尔丰入川,肯定是想动刀动枪,只要赵尔丰有所行动,届时群情激昂,那就是绝佳的机会了!”吴玉章目光灼灼地说道,这一天的到来似乎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,而且他对此充满了很长时间的期待。

一个绝佳的时机很快就来临了。

9月7日这一天,蒲殿俊等人正在川汉铁路总公司举行例行会议,传话间的门房进来报告说,总督府有人过来想要见他,问他见还是不见。

随着“三罢浪潮”越闹越大,乃至蔓延整个川境,保路同志会在许多地方的活动已经远远脱离了文明争路的范畴,对局势失去了控制,这让领头的蒲殿俊、罗纶等人感到十分不安。

听闻总督府来人,蒲殿俊意识到这肯定是赵尔丰有事来找,立刻和罗纶等去迎接。

总督府来人只是一个寻常的书办,他递给蒲殿俊一份请帖,便告辞了。蒲殿俊打开请帖,不出他所料,果然是邀请他们几个去总督府的。

“去还是不去?”他征求罗纶等人的意见。

保路运动已经有向暴力事件发展的趋势了,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清廷表现出更强硬的态度,这种趋势正越发明显。蒲殿俊从这份简单的请帖中,嗅出了几分阴谋的意味,但是,他并没有决心和勇气与清廷彻底撕破脸皮,所以显得十分犹豫。

“不能去!”邓孝可反对,“赵尔丰不是王人文,他现在请我等过去,绝对没好事!”

罗纶却支持前去,他说:“去见一下也无妨,现在保路运动已经脱离我们的掌控,我们有必要向赵总督言明此事。”

蒲殿俊也想去和赵尔丰当面说清楚此事,遂决定前往,赴赵尔丰之约。

上一章 下一章
A+16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