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建党伟业》首页

第3章

如果给邓孝可划分派系,这个立宪派人其实属于保皇派。

所以,在清廷表示要将川汉铁路收归国有之后,他虽然因为身份的关系(1909年10月14日召开的川汉铁路股东大会上,作为股东代表之一,邓当选为法部主事;不久后的第二次股东大会上,为了宣传保路运动,由他担任新成立的《蜀报》主编),迫于压力而加入了保路运动,但是却提出了很不合群的观点:争款不争路。

意思很简单,只要朝廷肯赔钱,那么出让手中的股权也未尝不可。

他这个观点,受到了王人文的嘉许。王人文一度以为,朝廷此时自身不保,外有外患,内有内伤,不会愚蠢到犯这种低级错误惹起众怒,它实在是经不起一点折腾了。因此,王文人还特地邀请邓孝可商讨此事,并促成邓在《蜀报》上撰文盛赞铁路国有政策。却没想到,文章才出炉不久,朝廷旨意就下来了,居然是这么个态度。

但王人文现在真正忌惮的,其实并不是邓孝可,而是他背后的那股力量。他深知,这封北京来电就是一个火药桶,一旦捅开,那是会在全国引发接连爆炸的。

“拖吧,能拖多久拖多久!”最后,他无奈之下决定使出“拖”字诀。

但是,一心想当忠臣、能臣的盛宣怀、端方并不了解王人文苦衷,此时只盘算着取悦朝廷,想尽快解决铁路问题。所以,仅仅过了6天,他们便向川汉铁路公司驻宜昌总理李稷勋发电报,问他收到“歌电”没有。

李稷勋哪里会知道“歌电”,它至今还躺在王人文的书房里呢!

但李稷勋隐隐感觉到,“歌电”肯定是出了什么岔子,随即致电成都总公司索阅,总公司也没有,于是询问督署。如此一来,王人文便是想压下不发也没办法了。

电文公开,民间炸开了锅,登时全省舆论一片哗然。

但此刻一心邀功请赏的盛宣怀和端方,还不知道他们的“歌电”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,还只是电促王人文,让他立刻派人清查铁路公司各地账目,以方便接收。

“督师,这回你只怕要做恶人了!”盛宣怀还有端方频繁发来的促电,都是书办接收转呈的,连续几日都接到这种电文,他便如此对王人文说道。

王人文咬牙长叹:“怕什么来什么,就是派清查员又如何?肯定要吃闭门羹!这些京城大臣,他们根本不了解下面的情况,只知道好大喜功、自以为是,却让我难做!”

嘴上虽然是这样说,但他依旧派出了清查员。

事情的发展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,以川督署名义派出的清查员们,毫无例外地一概被拒之铁路公司大门外。

四川护理总督在铁路国有上的“毫无作为”并没有上达朝廷,盛宣怀和端方依旧按照他们制定的计划进行着“收路行动”。6月13日,他们将四国借款合同寄到了成都。合同细则公开,再次引发轩然大波。

而邓孝可,这个“保皇派”终于看清了清廷真面目,深感受到愚弄,勃然大怒,遂以《卖国邮传部!卖国奴盛宣怀》为题,在《蜀报》上撰文痛骂“盛大臣卖国奴”。

四川省谘议局副议长罗纶更是逐条批驳,将合同细则批得体无完肤。

6月16日,深感保路前景艰难的铁路公司举行了紧急会议,决定立即成立保路同志会,并连夜发出通知,准备在翌日就举行成立大会。

6月17日,接到通知的川汉铁路股东们按约相继来到成都岳府街上,很快,岳府街上便变得人山人海,水泄不通。

成立大会由罗纶主持。他登坛临高,先是朝四周抱拳一揖,随即说道:“川汉铁路完了!四川也完了!中国也完了!”说完大哭不已!与会者们,其中不少人都是将全部身家压在了铁路上的,闻言感同身受,登时全场一片号啕。

王人文担心罗纶、邓孝可等人聚会闹事,特地派出警察维持秩序。

然而,面对这种全场号啕的感染场面,就是那些警察也深受感染而落下同情泪。这一场好哭,时间居然长达半个小时。想到中国从此国将不国,而他们将无可家为,无处可归,众人是越哭越伤心,越哭越失望,越哭越恼愤!

罗纶是第一个痛哭失声的,也是第一个拭泪收声的。

忽然,他用衣袖擦去眼泪,随即狠狠一拳砸在面前的桌子上,声嘶力竭地怒吼道:“各位父老乡亲们,朝廷此举实在是无视国情民生,我们要誓死反对!我们要组织一个临时的机关,将所有人等组织起来一起反抗。朝廷一日不收回成命,我们就反抗到底!商人罢市!工人罢工!学生罢课!农人抗纳租税!”

罗纶是豁出去了,而他这番话在此时此刻无疑是深入人心的。

他这话刚说罢,台下千万人登时齐声呼应:“赞同!”

紧接着,邓孝可等人又相继发表演说,他们说到悲痛处,声泪俱下。

就在这悲愤的氛围中,保路同志会正式成立了。

随即,众人推举谘议局议长蒲殿俊为会长,罗纶为副会长。然后在蒲、罗二人的主持下,开始构架保路会下属机关,分别设总务处、文书处等四处,并发动临时动议,决定全体去总督衙门请愿,要求王人文代奏朝廷,传达保路会声音。

王人文担心保路会人闹事,所以一直密切地关注着岳府街上的动静。当参加保路会的两千余群众声势浩大的出现在督署门口,他思虑再三以后,走出督署衙门,亲自会见了聚会群众。

王人文身为四川护理总督,和邓孝可、蒲殿俊等保路会高层有着良好的私交。鉴于这点,他出现以后,蒲殿俊、罗纶和邓孝可等人自选为代表,和他进行了对话。

邓孝可是在王的影响下才在《蜀报》上发文歌颂“铁路国有政策”的,并且提出了争款不争路的观点。而正是因为有这段经历,所以他对清廷的出尔反尔(这里,却是他自作多情了,因为事实上,清廷打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付款买路)尤其痛恨。

王人文甫一出现,邓孝可便率先发难,要求王给他一个解释。他说:“盛宣怀、端方蛇鼠两端,行文先后矛盾,请问督师,这是否是朝廷的意思?”

上一章 下一章
A+16A-